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官小乖的博客

一个重庆沙发客的漫游故事

 
 
 

日志

 
 
关于我

1976年人,属龙,水瓶座,在城市过着寡淡无味的生活,每天醒来想的是如何象一片叶子一样从24楼漂下去。 2009年1月4日,我离开重庆开始越柬埔老的背包客之行,同年4月1日我认识了一个旅行了13年的德国人,于是我开始搭便车,沙发冲浪,做手工的流浪。2010年6月26日因为爹妈60大寿回到城市,暂无手机

网易考拉推荐

回忆:海啸中的天鹅湖  

2007-12-21 00: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7日我准备到大礼堂去看《天鹅湖》,出门前聪明了一下打了售票处的电话咨询,结果是意外的,取消了。后来看报纸才知道改成了赈灾义演。

1月16日晚上,我和朋友来到了文化宫,朋友是因为不想一个人在家里高贵的发霉,才来陪我欣赏高雅艺术的,在说着高雅二字时牙齿几乎咬得格格响,我想这当然不如我们下午看的《天下无贼》那么有趣,电影我是二看了,第一遍看完全是看剧情,第二遍才是看细节,看出导演的用心,不管是险恶的还是良苦的,用心。

我们都是很小的时候才来过文化宫,朋友说是来看别人拉小提琴,我来可能纯粹是坐坐高空脚踏车。看来我们对艺术的接受也是纯粹不同的,朋友说先去取钱,还问三百元够不够,我估计我钟爱的重庆黄牛党不会把票价卖得高过50元。

在等待黄牛党降价的过程中,开演的铃声响得很舒缓,我想起我看的第一场演出,还是张楚的《姐姐》何勇的垃圾场,最近看的一场演出是《金子》。

我们进去的时候王子已经开始了他的第一场舞会,皇后已经命令他要成亲了,王子忧郁的想象那是怎样的一个姑娘。

朋友在舒缓的一个睡觉后,用看《大狗》的眼光说,我觉得台上那些动物跳得还真好看,还懂得音乐和节奏。《大狗》是《纽约时报》推出的一本以动物性来描写富人的物种起源,一亿美元以上有品位的人被称为大狗。

而我觉得台上的都TMD不是人,是羽毛,那么轻盈的飞来飞去,以大八度跳来践踏我脆弱的心灵。我是一俗人,我根本不懂什么芭蕾舞剧,别人是还没入门,我还仅仅是卑微的在窗户口张望。但是这次我似乎有些入戏了,我在缠绵悱恻的音乐中在他们挥舞的手臂中,他们曼妙的华丽转身中,她们一次次脚尖顶立的优雅旋转中,突然看到了爱情。我一直觉得我这样的人是不配说什么爱情的,却荒唐的在天鹅湖舞剧中看到了爱情,这不得不逼出了我的眼泪。我在黑暗的剧场中和爱情仓促相遇。

之前我没看过天鹅湖的介绍,也不懂芭蕾舞剧的姿体语言是一种如何世界性的语种,但不幸的是我就这样看懂了。艺术原来本就是心灵的一个台阶,隐藏着,突然一脚就踩了上去,于是于悬崖边以芭蕾的脚尖站立出一种懂得。

我突然想起《永不瞑目》中那个大学生说他很小的时候妈妈带他去看天鹅湖,他那时侯只知道黑天鹅是坏人,白天鹅是好人,长大以后才知道世界不是黑白分明的。

第二幕缓缓谢幕,幕布后却钻出了主持人,还说请大家不要走开有很精彩的活动,我觉得很可笑,还有什么比天鹅湖更精彩的呢,在这时,这个剧院。

这时灯光突然一片漆黑,台下有小小的烛光亮起,缓缓才看到是一些小朋友手捧着慢慢走上舞台,站成一条心灵的直线,在黑暗中那一点点光明显得是多么的厚道,这时主持人不失深情的话语响起,感谢那些为海啸捐款的单位团体和个人。

于是捐款的单位都举着大红牌走上舞台,向全剧场的人公布他们爱心的数目字,我问朋友怎么还有元角分出现啊,朋友不愧是社会观察者,说这是单位的职工捐款募集而成。这时更感人的人出现了,那个跳王子的芭蕾舞演员,突然从幕布后跳出来,往舞台中间的捐款箱投入一把爱心,我问朋友,捐的是美元还是人民币啊,朋友这次不能做答。

台下早就躁动不安的摄记们一窝蜂围过去,把募捐箱围得水泄不通,那热情的场面让我不得不担心,他们会把手里的摄影器材投进去爱心一把。不知道剧场里什么时候来了很多小孩子,我看到很多上去捐款的都是小朋友,数额看不清,却看到一个最小的小女孩被主持人柃了上去,很老土的问捐的钱是不是压岁钱,天啊不是还没过年吗,还问她有什么心愿,小朋友居然象被驯化过的,说的竟然那么客套,我希望灾区的小朋友都和我一样能上学。旁边一位慈父心肠的还喃喃自语,多大方的小女孩啊。我刚刚才被天鹅湖感动的肠胃突然痉挛起来,我恶毒的认为这是重庆人民的大秀场。

我突然想起天下无贼里一句并不经典的台词,在乘警教育刘德华不该把随身带冥币说成是贿赂小鬼时说的一句话,年轻人不应该随时把鬼挂在口里(大意)。

我觉得我自己淡漠没爱心就罢了,干嘛还去玷污别人纯洁的爱心呢?SHOW场继续进行,有个坐在我后排的残疾人亲自前往,有白发苍苍八十多岁的老两口掺扶着上场,他们都被主持人不失时机的拉上去演讲,于是台下激情涌动的捐款人数目扩大,朋友说早就捐了五百元,看我坐在那里无动于衷,掏出自己的钱递给我,示意我投进那些流动的捧着募捐箱的小天使。我一脸诚恳的看着朋友,我已经捐出了我火热的爱心。

我就不想去赶这些形式。我顺便还在猜测在这些摄狼的闪光灯中哪一个会上明天的头版。会不会都是同一张照片?我还认为那些捐出红彤彤百元大钞的人是为自己在报纸版面电视台画面买一席之位。

热情缓慢降落,秀场渐渐落幕,天鹅湖在红色幕布中拉开第三幕,这没捐出去的钱后来成了我们夜宵的烤鱼。

我捉狭的笑道,多买一些海啸中遇难的海鲜,可能更有爱心。

2005/1/17 12:55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天鹅湖
再看,也许因为年龄的增长,我不再是愤青,我为我刻薄的文字感到抱歉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