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官小乖的博客

一个重庆沙发客的漫游故事

 
 
 

日志

 
 
关于我

1976年人,属龙,水瓶座,在城市过着寡淡无味的生活,每天醒来想的是如何象一片叶子一样从24楼漂下去。 2009年1月4日,我离开重庆开始越柬埔老的背包客之行,同年4月1日我认识了一个旅行了13年的德国人,于是我开始搭便车,沙发冲浪,做手工的流浪。2010年6月26日因为爹妈60大寿回到城市,暂无手机

网易考拉推荐

在弹子石的流光碎影(转)  

2008-07-12 10: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恳请大家看清楚,这篇是转的,转的...............

 

好几天没上网,都上书店了,上书店干啥,看小说了

无聊至死

 

想起去年著名的渝飘日记.记得当时在天涯看到...........完全颠覆了我对自己城市的看法

 

今天又看了这一篇...........很有意思,于是转录一下,本想帮他改改给重庆生活

可是刚听说要明年才发稿费........只能惊为天人了

 

2007年4月21日星期六

 

上了363,公交车经南坪、海棠溪、上新街,终点在弹子石。及至下车,心中却一片茫然。记得前几天看规划展览馆的宣传片,称这里要打造成未来重庆的休闲文化区域,那天在朝天门面对“上洋人街去”的大幅霓虹灯几位老总也曾提及美心老总夏明宪投资洋人街的种种逸事,但是,当我面对这一片像县城一样的街景时却感到一丝茫然。或许,弹子石应该有一些老街吧?此时,想起糯米草刚才在短信中对我说起的这里有一些老街巷,于是漫无目的地往前面的市场走去。依照我的经验,马路市场一般都会紧邻着老街。依照我的另一个经验,如果有小便之意,又找不到公共厕所(重庆厕所极少,而那些仅存的厕所即使位于十八梯老街深处也忘不了找你收费),便顺着“尿意”并为了方便起见,不妨一路寻访下去,往往就会找到老街的入口之处,此一经验虽然难免有些不雅,但一笑在重庆却屡试不爽,往往应验,也是一桩有意思的奇事。于是,我很顺利地看见了一个门洞,很顺利地找到了老街的入口,很顺利地进入了现在以洋人街而知名的弹子石的老街里去。


弹子石的小巷与我此前看过的一些重庆老巷似乎并没有多大分别,只是这里更多地保留着不少前清、民国时期的石头门楼,也更多地保留着一些吊角楼式样的砖木混构的老房子,而这里的老巷也更多地保留了原生态的景观,拐角多,小巷多,青石板路的一侧还保留着当年排污水的浅浅的沟缝,也让弹子石的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恶臭的下水道气息。这些不消多说,最为奇特的发现是在长江边重庆卷烟厂的一个车间附近,发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先是绕着很少有人光顾的工厂围墙边的小道走了一圈,感觉是走在偏僻的乡间,一种虚空、诡异、神秘的感觉。如果进行城市探险,这里倒不妨是一个适宜的地方。几次试着想从墙头翻越过去看看被高大的石墙、破屋、树木包围着的内景,却几次都不得成功。于是只好折回原路,终于找到了工厂门口。走进大院,这种神秘、空虚、诡异的感觉更加强烈,露天的车间那些木构的屋顶、房梁在黄昏的光线下呈现出废墟一样的静谧,而不时传来的布谷鸟的叫声和忽然跳到我面前狂吠的疯狗令人不免有些心惊胆跳。从一道石梯走上去,看见的是一处处被放弃的车间和办公用房,已经生锈了的机器依然陈设在那里,但是人去楼空,人迹袅袅,这里显然已经很少有人光顾了。回到门口之时,我已被看门人发现,在一迭声的有事你上班时找领导的牢骚声中,只好姗姗退出。看到写着1991年12月立重庆造纸机械厂的铭牌有些发呆。出得门来,看着操坝子12号这个重庆方言特点的地名又有些好奇。门口一侧还有几个废弃的炉灶,墙上油烟熏过的油黑的痕迹似乎在提醒你,这里原来也曾十分火红过一段时间。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又在什么时候结束,这里才变成这样一片像是被敌机轰炸过的废墟呢?


临行的时候,在一片垃圾中发现了重庆轮船总公司天兴船厂弹子石分厂的简陋的铭牌,于是把这块牌子挂在机械厂红漆剥落的木门前拍下了几张照片。然后走出操坝子,心中依然被刚才经历的场景震撼者。继续走在弹子石那些古老的小巷里,忽然想起糯米草曾经对我说过这里。于是找到那条短信:读虹影要去弹子石的小巷,那里有她的光影和故事碎片……


从弹子石出来后,便去了洋人街。此处本来一无可观,但是夏明宪的那些标语读起来却有些格外的意思。摘录两则如下:
每个人都有狗屁不是的时候。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我要感谢告诉我缺点的人。
在江边有一处故意损坏的洋房的断垣残壁,上面有一个少女的背影,写着“我更爱你破损的容颜。”感觉这句话又像是在说我近期经历的那些重庆场景,或许这只是我作为一个外来者的臆想。然而,那些场景真的那么容易就被那些繁华热闹的场景所覆盖以致遗忘么?


按照朋友在短信中的指点,在上新街下车,在一家还算干净的饭铺要了一份肥肠、一份回锅肉好歹吃过之后,便找到了江边的长江索道。也许是晚上八点多种的缘故吧,从索道上看到的长江和重庆并没有我期待的那种感动,我也没有想把这条索道和疯狂的石头联想起来的欲望。只是在这样的空中,也有一种类似朋友所说的渴望在索道上邂逅一个人的浅浅的欲念。到底邂逅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糯米草说:我每次去索道,都想象能不能有邂逅。当我问起糯米希望邂逅什么样的人时,她说:和任何人都可以,不过能和一笑兄这样有趣的人邂逅呢,自然要另当别论了!而在从上新街到回龙门的长江索道之上,我却不知道要和什么样的人邂逅才好。或许,自恋一些说:是和我自己?或许,和自己邂逅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至少在没有什么可以邂逅的情况下,不妨和自己邂逅一下。


回家的路上,终于看到了新鲜的栀子花,花三块钱买下一束准备送给自己。在这样一个邂逅弹子石、邂逅虹影的小巷、邂逅夏明宪的洋人街的黄昏和夜晚,买一束渴望已久的栀子花,就当是和另一个自己邂逅了吧。

+++++++++++++++++++++++++++++=

一直被我们遗忘的弹子石

曾经也去过那些废墟...........好象是带着一个年轻的外国学生去那边骑车

 

一个不了解自己城市的人

 

其实有很多重庆生活可以写,不过,又是懒

 

比如

在川剧院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